“五百亿基金经理”俱乐部大扩容

2020-11-10 10:38   来源: 互联网    阅读次数:4015

尽管张弘弢依然位列C位,但管理基金的规模却缩水了22.33亿元。何若和陈正贤因身价下降超过100亿美元,分别跌至第21位和第20位。


在流量背后思考


为了增加资金流量,基金经理们采取了奇怪的举措。


一些人继续通过发行新基金来更新管理规模。例如,澎华基金的王宗和今年发行了多达5只新基金,到第三季度末总共增加了505.5亿元;今年推出三只新基金的南方基金的毛伟带来了422亿元的资金流动;嘉士基金的桂凯从三只新基金中吸引了259亿元人民币。


还有一些公司为了吸引新的流量,加大了业绩旧基金的持续营销力度。比如章琨管理易方达蓝筹股,前三个季度的规模增加了255.14亿元;也没有发行新基金的刘延春依靠旧基金的管理,总管理规模也达到500亿元。


当然,也有一些基金经理"双重管理"发送产品和做生意。


我们可以看到,公开发行行业的趋势是,市场基金接近优秀基金经理,马修效应进一步加剧,但这种趋势背后会不会有隐藏的危险,即基层人士对购买需求的增加,以及基金经理管理能力上限之间的矛盾。


一些业内人士认为,资本市场的广度、广度和深度已经完全满足了大型基金的出现,这两年的市场也是由大盘股主导的,因此没有必要担心这一点。


但有些人提出了很多想法。资深基金研究专家王群杭告诉"国际金融新闻"(International Financial News),基金管理行业需要考虑以下问题:基金经理管理能力的界限在哪里?如果单一产品的规模太大,投资操作往往是可索引的,那么未来的回报会不会让投资者满意?基金经理过去做得很好,但将来一定要做得很好?管理规模太大,管理很多产品,如何做好工作,公平对待所有产品?


此外,目前流行型基金的实际设置偏差较大,营销痕迹很重,过度营销不存在吗?是否合理?在流行型基金中存在一定的追高嫌疑,这一现象是否需要规范?



目前,公开发行行业的趋势是,市场基金接近优秀基金经理,马太效应进一步增强。应当指出,基层人士日益增长的购买需求与基金经理管理能力的上限相矛盾。


判断电影演员的商业价值不仅取决于演技,还取决于票房。同样的标准也适用于公开发行行业:评估基金经理的业务价值取决于基金的规模和表现。


目前,业内有一种说法:不包括一些知名的、经验丰富的投资和广为人知的基金圈投资大亨,如果一家部分股票基金经理今年不发行基金,基金经理暂时可以被忽视。


原因是,在基金推出的大年里,任何销售少量资金的基金销售渠道(银行、经纪人和互联网)都在争夺客户。要想争夺客户,需要做些什么呢?表现如何?

image.png

无论业绩好还是不好,时间都可以说;市场是否同意,数据就能说明问题。


1205,2.6万亿元。前者是截至11月4日全年新设立的基金数量,后者是新发行基金的总规模。这是2019年以后,基金发行数量再次突破,首次在年度公开发行中所占份额超过2万亿元。


比一只好基金更稀缺的是一位优秀的基金经理。在这一轮发行热潮中,一些经历过时间考验的"老大炮"基金经理的管理规模有所提高,而一些表现最好的中生代基金经理也成功地成为了"交通孩子"之一。


管理规模超过500亿的16人


假设你在年初的公开募股圈里做了一场名为"基金经理利用风浪"的选秀节目,每季度更新一次排名,并在年底以流量的大小(管理规模)结束。


如果参赛和参赛的门槛必须是"流动学生",即股票基金的管理规模超过100亿元。有多少人有资格执业?据风电统计,到2019年年底,共有115名基金经理达到了要求。


如果成立一个集团的条件是年底股票基金的管理规模超过五百亿元,那么今年年初上市的有四人,分别是华夏基金的张宏涛,南方基金的罗文杰,嘉实基金的何宇,嘉实基金的陈正贤。


当时最有希望的中央位置是张洪涛,管理规模为972.39亿元。


今年前9个月,基金经理展示了自己的技能,从业者人数没有减少,而是增加了。到第三季度末,基金经理人数从年初的115人增加到196人。离开通道的人数从4人增加到16人。新名单如下:


光发基金的刘格松、易方达基金的章琨、南方基金的毛伟、国泰基金的艾晓军、华夏基金的赵宗庭、华夏基金的徐蒙、惠田基金的胡新伟、华安基金的许志炎、澎化市基金的王宗和、华泰贝瑞基金的刘俊、景顺长城基金的刘延春、招商基金的刘为春、易方达基金的易芳达基金、易方达基金的程熙。




责任编辑:萤莹香草钟
分享到:
0
【慎重声明】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"极客科技网"的所有作品,均转载、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,转载、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