另一半该如何自动化

2020-09-16 17:04   来源: 互联网    阅读次数:2559

对于人工智能能否达到接近人类的水平,专家们一直没有达成一致意见,但几乎没有人怀疑未来几年会取得很大进展。在西方,关于人工智能将如何影响工人的问题引起了越来越多的担忧,并警告称,将有数以百万计的工作岗位将被自动化。尽管这些预测有些夸大(或在业界有所宣扬),但对人工智能及其影响的理解日益加深,表明发达经济体已经为未来发生的事情做好了准备。


但是,发展中国家数十亿工人会怎样呢?尽管人工智能带来的威胁和机遇在这些经济体中同样巨大,但很少有人讨论它。


一些发达经济体的公司影响人工智能的方向,美国科技巨头以及中国的阿里巴巴(Alibaba)和百度(Baidu)占研发投资的大部分。由于这些企业的商业模式,大多数人工智能研究集中在基于模式和图像识别、预测和自然语言处理的任务和服务自动化上。这些公司所主导的方向是其他公司跟进的方向。

122.jpeg

然而,人工智能对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造成的分化并非不可避免。人工智能可以用于改善教育和健康,这是发展中国家扩大需求的两个领域,也有很大的增长空间。人工智能也可以成为提供信息、培训农民、小型生产者和制造商的有力工具。最奇怪的是,所有这些非自动化路径对美国和欧洲工人也有好处。


但要实现这一愿景,我们需要采取双管齐下的方式。首先,我们必须指导美国和西欧人工智能技术的开发和部署,重点是补充而不是取代人类功能。这需要政策制定者的前瞻性领导。在过去,尤其是在战后时代,政府需求对于推动尖端技术的发明和发展至关重要;但如今,公共政策制定者将领导力拱手让给硅谷。


人工智能科学家和研究人员也需要做出改变,因为他们认识到,这个行业过于关注自动化的社会后果。科技行业的一些员工表示,他们不会开发军事或监视技术。这种态度应该得到延续:尖端研究人员和开发商应该探索更多补充而非替代人力的方法。


但如果研究资金和时间表完全取决于科技公司,这第一条路就不会走远。为了确保一场包容性人工智能革命,我们应该学习上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的绿色革命,当时发展中国家引进了适应气候的高产谷物、水稻和小麦品种。这些新作物,再加上更紧密的化肥和灌溉,已导致墨西哥、印度和巴西等许多发展中经济体的农业产量大幅提高。


绿色革命不是西方企业刻意制造的产物。但洛克菲勒基金会(Rockefeller)和福特基金会(Ford Foundation)等慈善机构提供了资金,后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诺曼博劳格(NormanBorlaug)等西方研究人员做出了重要贡献。但大多数知识领袖来自发展中国家,他们的公共和私营部门领导人开发的技术符合他们的需要。


例如,IR8(后来的IR 72)是一种高产种子,被印度尼西亚和台湾杂交,大大增加了亚洲稻农的产量。奇迹水稻"是由印度农学家Suragit Kumar Duduta(SurajitKumardeDutta)和戈夫·辛格·库什(GurdevSinghKhush)与亨利·比彻(HenryBeachell)等西方研究人员合作开发的。


现在,我们需要人工智能领域的绿色革命。虽然发展中国家的现有资源无法与美国和中国科技公司的资源相比,但他们高声表达了自己在人工智能推动下的未来愿景,并开始朝着这个自我叙述的方向努力,同时在财政上与联合国等国际组织合作。希望这些努力将改变全球公众的看法,使人工智能发展界别无选择,只能倾听他们的声音。


这并不容易,因为许多发展中国家被煽动者和独裁者统治,面临更紧迫的问题。但这不是无所作为的借口。无论如何,发展中国家的未来将取决于人工智能的未来。




责任编辑:无量渡口
分享到:
0
【慎重声明】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"极客科技网"的所有作品,均转载、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,转载、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!